(一) 本文引用至http://tw.myblog.yahoo.com/kcnkcnkcn-100225/article?mid=74&prev=75&next=70

白痴,你什麼時候才回來呀。和葉的聲音從電話裡大聲的傳出,都快要把我的耳朵給震聾了。

快了,快了。我現下正在回家的路上。我疲憊的打了個呵欠,連忙收了線。

午後陽光從窗外灑了進來,照著我的臉。而窗外的樹葉已經變黃了。現下是秋天了。

我和工藤正坐在一輛開往大阪的大巴士上。我們這是要回我家裡,我的父母與和葉的父母因為公事一起去國外了,所以,現在小蘭也住在和葉家裡。

車上的乘客不是在睡覺,就是在相互聊天。我們坐在一個兩個人的座位上。看著外面的景色。公路兩旁的槐樹飛快的向後奔去。足以見得汽車開得很快。我看著遠處麥田。只有那些遠處金黃色的麥田不會那麼快的消失在我的眼前,可以讓我稍稍欣賞一下秋天的景色。

一旁的工藤笑道︰你們兩個可真福祉啊﹗天天通電話。

福祉?我大叫著說等到向老爸要手機費的時候就不福祉了。這個月的手機都快打爆了。

誰知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也許是口是心非也說不定呢﹗

你就別再笑我了。我與和葉只是好朋友唷﹗

你以為我是白痴嗎?你那張臉已經說明了一切了。

你自己不還是一樣被小蘭天天惦記著?我把手機放進了背包裡。工藤,你能不能把車窗關上,有一點涼了。

才剛到秋天就說冷,以後怎麼辦?工藤伸手關上了車窗,又說︰我比你強多了﹗

什麼?我沒聽清工藤說的話,你說什麼?

你明明喜歡人家,卻還裝出一付討厭的樣子。我最起碼我沒有說過我討厭小蘭啊﹗

噢──這麼說你是承認你喜歡小蘭囉?我立刻精神來了,我雖然和工藤認識時間不是很長,但我還是了解的。別看他一付萬事通的樣子,但是只要碰上小蘭的問題就立刻方寸大亂了。既然他剛才那麼看我笑話,我也不能這麼放過他。於是我把他剛才問我的問題又原原本本的拋給了他。

那有,我才沒有呢。我只是說我不討厭她而已﹗果然,工藤生氣的轉過臉去。

哎喲,不要這麼小氣嘛,快對我講講你對小蘭的感覺。我也好在小蘭面前說說你的好話呀。要不然,你這麼長時間不回去,她和別的男生跑了,你不就失去了一個天下最好的老婆了﹗我笑著用手,硬把他的臉從車窗那面扭過來。他的脖子發出了吱、吱的響聲。

誰要你在她面前說好話,她又不是我的什麼人,幹麻要說好話﹗你是個偵探,又不是月老。怎麼,你要改行了嗎?一張撲克臉看著我說。

我這可是為你好,我們要不是好朋友的話,我才不管呢?我一副救世主的樣子,笑著說。

……

好吧,你不說就算了,我裝出一臉無奈的表情說︰等你回去見到小蘭,我什麼也不會說的。不過──我拉長了聲音我會對和葉說工藤那小子和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呢,看樣子好像很甜蜜喲。說到這裡我看了看工藤的臉色已經由紅變成紫了。看來我的目的要達到了。

我又清了清嗓子,唯恐他聽不到我下面說的話︰和葉那個女人和小蘭已經是很好的朋友了,一定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小蘭的。而且她又是一個說話愛誇大其詞的人。說不定會有一系列的故事被她憑空想像的說出來也不一定喲。到時候,小蘭可就……

不要再說了。工藤終於忍不住了,對我大喊︰我承認,我承認我喜歡她還不行嗎﹗

車上的乘客全看著我們……

汽車一路顛簸,終於到達了到達站。我也被顛簸得骨頭快散了。看了看手錶。已經是下午4點了。我使勁伸個懶腰。

再看看工藤,他的臉到現下還紅著,我想忍住不笑的。可是我還是大笑起來。

剛才在車上,乘客們都在低聲議論著一個話題︰現下的小孩子太早熟﹗

工藤,你生氣了?我向你道歉還不行?我連忙陪禮。可是嘴角還是向上咧著。

工藤看都沒看我,只是一個人往前走。看來,只有使出我的絕招了。

你再不和我說話,我就去告訴小蘭,你就是工藤﹗我的話聲音不大,他卻立刻停住了腳步,轉過頭來,欲哭無淚的說︰

我怎麼會認識你這個人﹗

(二)

當天,博士帶著那幫小鬼也來到我的家裡,說是旅行。我和工藤回到家裡時,和葉與小蘭正在客廳裡 和阿笠 博士他們聊天,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幾個小孩子看到柯南很高興,步美先叫了起來︰柯南,我們也來囉﹗

你們怎麼也來了。工藤問。

聽說博士要帶灰原來大阪玩,我們就也來啦﹗元太大聲的說。

平次你回來啦﹗和葉見到我很高興。跑上前來問︰今天有沒有發生什麼有意思的事情呢?

累都要累死了,哪有什麼有意思的事情啊。我脫掉鞋子。躺進了沙發裡。

臭死了,你快去洗腳啦﹗和葉捏著鼻子說。

煩死啦。我快要累死了,不想再動了。

不行啦,你快去啊﹗我快要薰死了﹗和葉用力的拉我。想讓我起來。

你不會不用鼻子呼吸呀﹗

沒有空氣我怎麼活呀﹗你這個可惡的傢伙﹗

我還沒來的及 和阿笠 博士開口問好。就聽見坐在一邊的步美、光彥、元太一起大喊︰你們好像是夫妻喲﹗

現在的小鬼真的很早熟哎﹗

聽說你們兩個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是不是?步美問

那就是和I藤新一與小蘭姐姐一樣啦?光彥問

拜托﹗那個字是漢字,不是英文I﹗我費力的從地上爬起來。

你們兩個是不是已經結婚了?元太問。

天啊﹗就屬這個小鬼最沒腦子。

坐在一邊的和葉已經臉紅的都要吐血了。而小蘭他們已經笑的都要躺下來了。平時不常見笑容的灰原也難得的笑了起來。不過……和葉臉紅的時候還是蠻漂亮的﹗

好啦,你們不要笑了。沒看見和葉的臉都已經很紅了嗎?還是小蘭有同情心,第一個忍住了笑,對大家說。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阿笠博士說。

我不理你們了。和葉站起來,想走開。

生氣啦?小蘭問,並拉住她的手,可是,就在這時,和葉像沒有站穩一樣,倒了下來。

大家都嚇了一跳,我急忙扶住她說︰和葉,你沒事吧?

和葉睜開眼睛說︰沒事,剛才不知道為什麼,頭很昏。可能是這幾天沒有睡好吧﹗

真的沒事嗎?小蘭擔心的問要不然,我陪你去看看醫生吧﹗前幾天你不是犯過好幾次這個毛病嗎?

是真的嗎?我問和葉。

我不要緊啦﹗和葉強笑著說。

不行,和葉,你必需和小蘭去醫院,就算是沒病,檢查一下體體也好呀。小蘭拜托你了。

放心吧﹗

哇,你們看,他們好像是夫妻呀﹗小鬼們又叫了起來。

(三)

和葉與小蘭從醫院裡回來后,我就去問和葉的情況了。

我問︰和葉,查出什麼了嗎?

沒有,托你的福,我的身體好的很呢。和葉沒好氣的說。

你這麼不注意身體。應該多休息。正好也可以讓我的耳朵清靜一下。

什麼﹗你是說我很吵囉?

是呀,你整天不停的說話。比誰說的都多。

好啦,你們都少說一句行不行呀﹗小蘭笑了。

我知道和葉是不會說清楚她的身體狀況的。就問小蘭︰小蘭,醫生說和葉的身體怎麼樣?

我沒看到醫生的診斷書,我想應該沒什麼大事吧﹗小蘭回答。

你看,我說我沒事吧,你還讓我去醫院﹗和葉對我做了個鬼臉。

(四)

一個月后,我和工藤他們來到了東京,因為要辦一個案子。和葉這個女人不知為什麼在這段時間裡很少給我打電話了。

這天,工藤和父母正在通電話,我躺在床上想事情。手機響了起來。

不用腦子也知道一定是和葉打來的。果然,打開手機,傳來和葉的聲音︰

平次,你還好嗎?有沒有給我買禮物?

買什麼嘛。我天天忙,哪有時間﹗你有什麼事情嗎?

也沒什麼啦,只是沒有我在你身邊,我怕你被人欺負﹗

拜托,你別總浪費電話費好不好?

平次,我有件事想和你說。

說呀﹗

我發覺我們的照片太少了。下回你回來,我們一起去照些相片好不好?

你怎麼啦,突然說起這個來?

你少費話,行還是不行呀,我一跟你客氣,你就對我所說的話一點也不上心了。

行,行,行,等我過些日子回去再說吧﹗

平次,……

還有什麼事情呀﹗

這次是你離開家最長的時間,你想不想……家?

不想。因為父母都去國外了。回家也和沒回去一樣。

噢,那我沒什麼事情了……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當然沒有事情了。是你打電話給我的﹗

那好吧,注意身體。我掛電話了。

拜拜﹗

第二天,媽媽給我打來了電話。告訴我,和葉得了重病,恐怕快不行了。

我不知道自己聽完之後是怎麼做上飛機回大阪的。只覺得從知道消息的那一刻,自己的腦袋就一片空白了。怎麼會這樣呢,和葉是不前些日子才做過身體檢查嗎?

小蘭和工藤因為臨時有點事,決定在幾天後去大阪。

當我站在大阪醫院的門口時,突然心神不寧,心裡很難受。我看到和葉的父母。我知道他們是專程從國外飛回來的。而我的父親因為還有一些公事沒有辦完,和我的母親一直在國外。我沒有和遠山伯伯、伯母打招呼,只是跟隨在他們後面走進了醫院。

他們來到醫院後的病房中。順著門縫,我看到裡面的病床上,和葉躺在上面。我說不出當時的感覺,只是心裡很痛。和葉怎麼了,為什麼生病了呢?身邊走過一位護士小姐,拉住她,問她知道不知道她這個病房裡的病患得了什麼病。

一種新的病,是絕症。治不了了。可憐這個小女孩。才這麼小就要面對這樣的事情。她的父親剛剛給她輸入新的血液。護士小姐小聲的對我說,並不時的往裡面看。

護士小姐走開了。

窗外,湛藍的天空飄著兩朵白雲,陽光還能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這深秋的風微微吹著,高聳的白楊不時落下黃黃的葉子隨風飄著,映著陽光,就像三三兩兩的蝴蝶在飛。

不一會兒,遠山伯伯和伯母走出了病房。可能是給和葉買東西去了。

我站在門外,打通了和葉的手機。

平次,是你嗎?

是我。你還好嗎?你的聲音聽起來很弱。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可能是我明天就要去國外了,太激動的緣故吧﹗

怎麼沒聽你說起過?

上次忘記跟你說了。恐怕這一走,我們就再也見不到面了。

不會的。我們會再見面的,我還要你跟我說出實情。

什麼實情?和葉的聲音有點變了。

你為什麼會在醫院裡。

什麼?我在家裡呀。平次,你聽誰說了什麼嗎?

你為什麼到現在還騙我?我推開病房的門。

平次……和葉望著我,流下淚。

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你明明病的很重,卻不告訴我?因為那是絕症。是不是?為什麼要說你要去國外了?如果我不來,你就會永遠不再見我了?我問她。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緊緊的抱住她,好害怕她真的會離我而去。

你聽我說,聽我說啊,平次。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真的不想讓你知道我的病情。他們說我活不久了。

怎麼會這樣呢?上次我讓你和小蘭去醫院檢查過的,當時還什麼事也沒有呢﹗

當時,我就知道我的病情了。但是,我偷偷把化驗單藏了起來。我沒有讓小蘭看見。我不想讓你們知道。既然我活不了多久的時間了,告訴你們又有什麼用呢?只是讓你們跟著一起傷心﹗我本來告訴父母不要告訴你們的,看來,他們還是告訴你了。

是我母親從遠山嬸嬸那裡聽說後告訴我的。你這個傻瓜,上次打電話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因為,我不想讓你難過。我知道,即使,你把我當成朋友,也會因為我的死而難過的。可是,我不想讓你有一點傷心,那樣我也會心痛的。所以,與其讓你知道我永遠不在了。還不如讓你知道我去了國外,這樣,你就不會為我傷心了。和葉望著我,眼裡的淚水止不住流滿臉龐。

聽了她的話,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對她再說什麼,因為,就在這一刻,我發現,我其實早就喜歡著和葉了。

可是那種謊話總有一天是會被揭穿的,傻瓜﹗我望著她輕聲的說︰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一天也不可以。

不說再見○羽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ice870413
  • 平次&新一雖然常常逗對方~但是~感情真好~~好~
  • 恩~肝膽相照的好朋友呢!!

    不說再見○羽風♫ 於 2011/10/02 21:05 回覆